奥运摄影报道心得:寻找属于自己的瞬间

2019-09-16 作者:北京28预测-摄影   |   浏览(192)

 初次参加奥运报道,置身在大卫?伯奈特、亚当?普瑞蒂、或者那些毫不起眼但拿过七八次荷赛大奖的大师身旁时,我有敬畏,也有绝望。超越他们很难,但我想拍出与他们略有不同的照片,找到属于自己的瞬间。  作为新华社专事游泳报道的成员,我的摄影位置相对固定—这使拍摄有个性的照片颇为困难:我和其他渴望拍到好照片的人站在一起,这决定了大家拍摄的照片会雷同,即使有差别,也无法彰显个性。  一点点经验和运气  图一(见左侧彩色插图)拍摄于8月15日上午的男子200米混合泳决赛,我从媒体看台上拍摄了这张取名为“水立方文身”的照片。高速快门使菲尔普斯身上挂着的水花凝结成一小簇铠甲,看上去他仿佛一只正把头抬起的剑龙—这也是我对菲尔普斯的感觉:“水立方”中的恐龙。在这层水帘上,倒映着“水立方”那独特的“细胞”图案。  出于经验,我知道运动员出发后第一次出水会在身上带出大量的水花,可能是菲尔普斯出水时速度太快,水的张力使他居然穿上了一件“水衣”,并且反射了“水立方”屋顶的花纹,这实在是意外。这张照片有个缺憾:只能看到侧面,好在帽上名字透露了信息。  全神贯注非常重要  要拍出与其他人略有不同的照片,除了加深对项目的了解之外,全神贯注是一个重要条件:在变化莫测的赛场中,随时都有可能出现突发性的事件,一闪即逝;此时如果你正在忘我地欣赏比赛,甚或流连于刚才拍摄的照片,那么只能回家以泪洗面。如果错过的是属于你这个位置的独特瞬间,有可能会抱憾终生。  图二拍摄于8月14日,中国选手刘子歌在颁奖仪式结束后从记者前面走过时,突然展开手里的五星红旗。  获奖选手会在两个专设的拍摄点,向摄影记者展示奖牌。而在这两个点之间,礼仪小姐一般都会要求运动员快速走过,这样不会影响到下一个项目的按时举行。刘子歌展开红旗的动作就发生在她从第一个停留点走向第二个停留点之间的路上。不知道是观众席上的谁向刘子歌发出了信息,刘子歌一边走向第二个停留点,一边满面笑容地突然展开了披在身上的国旗。  这个时间非常短暂,只有一秒钟左右。此时一直在观察刘子歌会不会有所庆祝举动的我赶紧连续按动快门,拍摄了5张照片,能够拍摄刘子歌展开国旗的最好时间只有不到0.3秒的时间。一旦错过,可能要抱憾终身。比赛中,有的瞬间只属于特定位置,这是运气,但在整场比赛中一直保持旺盛的关注力是拍到这样属于自己的瞬间的另一个关键。  属于自己的角度  在奥运会的赛场上,有没有属于自己的角度?答案是肯定的,但这个角度很难找。奥运会的摄影位置相对固定,你能去的地方别人也能去;如果你发现一个可以拍摄但却没有人在那里拍的位置,那个位置有99%的可能拍不到好片;如果有意外,那剩余的1%的可能性就是获得属于自己角度的机会。  图三这张名为“英雄‘环’聚一堂”的照片拍摄于8月16日,牙买加选手博尔特在男子100米决赛中一马当先。  当晚没有游泳比赛,到达鸟巢时,百米跑道的终点对面的摄影高台和地沟里已经聚集了数百名摄影记者,拥挤程度接近春运时的硬座车厢;沿着跑道尤其是在终点线两边空地,也布满了遥控相机—这绝对是奥运会百米大战上才能看到的盛况,却令我沮丧,要找一个属于自己的角度简直天方夜谭。  又围着鸟巢的二层看台几乎绕了一圈,凡是摄影位置上都挤满摄影记者。当走到正对百米终点的二层看台时,奇迹出现,这是提供给电视媒体的地盘,只有一个摄影记者:这群平时总爱乱窜的人都挤在楼下一身臭汗地等待着博尔特撞线。  那么这个角度能拍什么?经过观察,发现在这个位置用300MM头正好能够将跑道上的奥运五环标志全部拍进去,而且所有选手都是正脸,这就是这个角度的独特处。楼下媒体看台和地沟里根本看不到跑道上的五环,而侧面看台则可能无法拍到所有运动员的正脸—这就是这个位置的意义—也就是说,这个角度实际上不是拍摄冠军的角度,而是展示奥运百米飞人大战的激烈程度并用五环将当今世界最强大的百米飞人们圈在一起的角度。[FS:PAGE]  这张照片纯属意外,我本来也准备去拍博尔特撞线,却被逼上“梁山”;这次经历提供了一种思路,当所有的人都挤在一个地方拍摄时,为何不考虑找一个他们无暇顾及的角度,思考一下,看看那里能拍到什么?而且,如果你对你所要拍的项目有所了解的话,那将有助于你在摄影记者稀少的地方拍到需要的瞬间。  根据这个思路,我拍摄了下面图四这张名为“敌国破教练惨”的照片。8月21日,奥运会的女子水球决赛,我提前预约了一个水下位置。水球一大特点就是决赛后获胜方会把教练扔到水中庆祝。水下拍摄点距运动员激烈拼抢的位置比较远;由于水的阻隔,照片通常不清晰;那个点的摄影记者不多。果然那里只有三名记者,而且都在比赛结束前离开。现在我要做的就是静静地等待我想象中的瞬间出现—随着终场哨,戏剧化的一幕出现:一个身着橙色衣服、卡其色裤子、脚穿运动鞋男人在水下窗口前的水中突然沉了下来,他是荷兰女队的教练—这正是我所等待的。

镜头、曝光组合、色温创造不同  更多的时候,我们都必须和其他人站在一起,面对着同样的瞬间。如何拍得略有不同?由于你对眼前场面的了解以及想象跟旁人或许不同,虽然大家站在一起,但你所选择的镜头、曝光组合、色温等等不一样,并最终产生略有不同的照片。  图五这张名为“焦点人物”的照片拍摄于8月17日的男子网球决赛中,西班牙选手纳达尔在比赛中发球,他最后获得了冠军。这张照片是在媒体地沟中拍摄的:放射状的条纹将人们的兴趣点引向纳达尔的脸,与周围虚化的背景相比,纳达尔的脸是照片中唯一清晰的部分,是整张照片的“焦点”。随着费德勒的出局,纳达尔是奥林匹克公园网球场当然和唯一的焦点。拍摄前我就准备用这种手段来表现他的理解。  拍摄时所用的手法被人们称为“爆炸”,就是用慢速快门拍摄同时变化焦距,这样会使照片产生一个很小和唯一的焦点,而焦点周围出现放射状花纹。在奥运会的网球决赛赛场上,焦点当然是纳达尔的脸,而看台上的观众,则是制造放射状花纹的最好材料。  目前摄影所使用的各种手法几乎已经诞生了数十年,但依据自己理解结合环境,选择特定的手法却是获得个性照片的重要手段。  镜头的运用也是如此。  图六这张名为“水立方之王”的照片拍摄于8月14日晚的男子100米蝶泳预赛。谁是水立方之王?不言自明。但如何表现这个主体?费尽心思。如果只是用长焦镜头拍摄菲尔普斯游泳的动作或者是庆祝胜利的动作的话,我觉得好像还缺点东西—王者身份不是自己挥几下拳头、怒吼几声或者在水中扑腾几下所能够表现出的,他需要衬托。而如果我用广角镜头把其他运动员也拍进去的话,又会造成景深较大,其他运动员和菲尔普斯一样清晰,最终无法把菲尔普斯从画面中一下就凸显出来。  我特别选用了移轴镜头。这种镜头在景深控制方面有着独特的威力,能够制造出薄焦这种比较新颖的视觉效果:在照片中只有菲尔普斯一个人是清晰的,其他的运动员全都被虚化。  “天时、地利、人和”  有一个问题:这些特殊镜头或方法只在特定环境下才能发挥特定作用,滥用让人厌烦。那么什么才是可以经常创造属于自己瞬间的方法呢?  “天时、地利、人和”,中国人的制胜之法,对于摄影也一样。  如果摄影时能把天气、环境,以及运动员的独特动作或者性格特点,用摄影手段结合在一起,就有可能有所创造。  譬如,不管是雅典奥运会还是北京奥运会,跨栏就是跨栏,动作不会有太大的区别,如果运动员再相同的话,你会发现拍摄的照片可能会惊人地相似—怎样分辨雅典奥运会上的刘翔和北京奥运会上的刘翔呢?对于体育摄影者来说,这是一个问题,而带有本次比赛的印记是好照片的重要标志之一:因为它展示了绝无仅有的意义,它只属于此时此地此人,除此之外,别无分店。[FS:PAGE]  在奥运摄影中,摄影记者经常把运动员和奥运的五环标志拍到一起,这就是一种把运动员和环境相结合的手段—这样的照片显示了运动员在奥运会比赛中相对于其他运动会的独特性。这种手段被所有记者熟用,大多数情况下,并不能创造有个性的拍摄瞬间。  除了当次比赛的标志外,比赛进行的环境,比如场馆建筑、灯光、天气情况甚至只是天边的一缕白云或者傍晚的一抹夕阳,更能使摄影者拍摄的照片深深地刻上当次比赛的印记,换一个时间、换一个赛场,这些不复存在。  图七这张名为“顾影自怜罗伯斯”的照片拍摄于8月21日男子110米栏决赛的现场,罗伯斯在比赛中一马当先。  8月21日那天几乎全天都在下雨,当我到达赛场的时候雨虽然已经停了,但在赛场边还是留下了一些积水,这些积水帮助我拍摄了这张罗伯斯在雨后夺冠的照片。  又如这张名为“美腿展示窗”的照片(图八),它拍摄于8月21日的奥运会女子水球决赛中,荷兰队队员倾听教练指导时,她们的腿聚集在水下窗口边。  当时我正在英东游泳馆的水下窗口拍摄,荷兰队队员们全都跑到了我所在的这个窗口来听候教练调遣。  在我面前有无数条腿,正当我后退一步想要把这些腿和这个窗口全部拍下来的时候,我惊喜地发现这个水下窗口位置的天花板居然是玻璃的,在里面可以清楚地看到窗口和那些腿的倒影—这个瞬间、这个窗口以及这个窗口的倒影,除了这次比赛,可能都不会再结合到一起。(作者是2007年荷赛二等奖获得者、新华社摄影部记者)

本文由北京28预测发布于北京28预测-摄影,转载请注明出处:奥运摄影报道心得:寻找属于自己的瞬间

关键词: